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和尘的博客

和其光,同其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须求可入诗,有韵致,物须求可入画,能怡情。 人莫乐于闲,非无所事事之谓也。闲则能读书,闲则能游名胜,闲则能交益友,闲则能饮酒,闲则能著书。天下之乐,孰大于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  

2014-07-28 22:55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
            2014年4月7日我们离开淮南市到达滁州,滁州虽只是皖东的地级小城,但是它却因历史上的名人(曾在此做过知州的唐朝著名诗人韦应物、号称千古文章四大家的北宋欧阳修)、名句(野渡无人舟自横)、名亭(醉翁亭)、名篇(醉翁亭记)而彪炳千秋,蜚声中外。如今它因地理位置,隔江与南京遥望,素有“金陵锁钥”、“江淮保障”之称,是六朝古都——南京的江北门户,是安徽东向发展的桥头堡。从宋元以前历史上看,滁州所属的淮南道和南京所属的建康府是毗邻的两个道府,滁州自古为西吴湖熟文化的发源地之一,和同属吴文化和淮扬文化的南京在这里相互呼应、交汇融合、熠熠生辉如今更因滁(州)宁(南京)城际快速公路建成,从南京到滁州只有四十分钟左右的路程,相同的文化渊源,使得滁州成了南京人平常假日出游的首选城市。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           滁州琅琊山景区基本是位于市区,如欧阳修醉翁亭记所说“环滁皆山也。其西南诸峰,林壑尤美,望之蔚然而深秀者,琅琊也。
     滁州自古为西吴湖熟文化的发源地之一,所以琅琊山景区内处处可见江南造园景致,这是进大门不远的野芳园 ,虽是新建但是十分精致的江南园林。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          园内楼榭亭台、曲径回廊、小桥流水、茂林修竹、假山奇石,一应俱全,环境清幽宜人,是游览小憩的好去处。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  园内有碑刻回廊,长长的美人靠供游人纳小憩,回廊壁上有蔡元培、孙科等名人的书法碑刻。其他碑刻多以醉翁亭内容,真草隶篆,龙飞凤舞,十分养眼。这种洋溢着浓郁的文化情结与范仲淹的岳阳楼记非常相似:“庆历四年春,滕子京谪守巴陵郡,越明年,百废俱兴,乃重修岳阳楼,赠其旧制,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。”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回廊对面的墙壁上,有欧阳修《醉翁亭记》行书碑刻,四百字的全文书写犹如行云流水,潇洒俊逸。可惜行色匆匆,未能仔细看是哪位书法大家的作品,实在是遗憾了。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  这首诗是公元781年唐德宗建中二年)韦应物任滁州刺史时所作。韦应物生性高洁,爱幽静,好诗文,笃信佛教,鲜食寡欲,所居每日必焚香扫地而坐。他时常独步郊外,滁州西涧便是他常光顾的地方。作者最喜爱西涧清幽的景色,一天游览至滁州西涧(在滁州城西郊野),写下了这首诗情浓郁的小诗,后来成为他的代表作之一。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      这是欧阳修醉翁亭记中最经典的名句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”浓缩成词韵的书法作品。中国古典审美标准推崇境生象外,意在言外,我们每每读到这样的经典诗词文章的时候,总是会让我们思绪飞扬,浮想联翩,得到极大的艺术享受。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  野芳园虽说不是古典园林,但是它颇得造园艺术的真传“会心之处不在远”,占地面积不大,但是移步换景,清新雅致,还是值得在此流连的。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  琅琊山的精髓就在醉翁亭:“山行六七里,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,酿泉也。峰回路转,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,醉翁亭也。作亭者谁?山之僧智仙也。名之者谁?太守自谓也。太守与客来饮于此,饮少辄醉,而年又最高,故自号曰醉翁也。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。山水之乐,得之心而寓之酒也。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  进了醉翁亭的大门有一进小院,如同影壁,小院左侧有一“有亭翼然”月亮门通入二进天井。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  二进天井小院, 有沈思孝《解醒阁记》碑 
  明代天启二年(1622)南太仆寺少卿冯若愚为保护苏书《醉翁亭记》碑刻,在醉翁亭西侧建“宝宋斋”以存其碑。并撰写《宝宋斋记》碑。碑文曰:“宋碑文字之最著者,莫如欧公滁二碑。盖碑或常以字贵而文不必绝,唯此文与字并出于欧苏两公,不得强为优劣。丰乐碑毁于兵燹,醉翁碑犹为故物,历五百余季,睹此典型,顾露处墙屋外,常为游人系马之代,颇镜剥阙蚀。余始去其旁他碑,以椽履,而壁藏之,名曰宝宋斋”,表明珍惜和保护欧文苏字之心志。 
   
天井通往醉翁亭的东门上方,有很有意思的刻石题字:“酒国春长”,恰如其分地表达出醉翁亭的意境,更有醉翁亭的对联恰如好酒巷深,千古悠长:饮既不多缘何能醉  年犹未迈奚自称翁。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  醉翁亭及《醉翁亭记》由来缘自宋仁宗庆历五年(1046年)欧阳修因为革新派范仲淹辩诬被贬为滁州知州,次年,自号醉翁,写下千古名篇《醉翁亭记》。他时年刚刚是不惑之年,四十岁!醉翁亭里扬州书法家王板哉写的楹联:“饮既不多缘何能醉,年犹未迈奚自称翁。”把酒不醉人人自醉,不惑之年就告老的欧阳修的无奈心情,表达得淋漓尽致,入骨三分。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  史称:宋庆历三年1043年,参政知事范仲淹和韩琦等人推行庆历新政革新遭谗,先后被罢免离职,时任龙图阁直学士的欧阳修,上书为之分辩,直言抨击奸佞之臣,结果触犯了以丞相吕夷简为首的保守势力,遭受诬陷,于宋庆历五年1045年被贬出京城,谪知滁州。欧阳修到任以后,关心民瘼,和光同尘,“宽简”施政,政绩斐然,但内心依然为新政被贬而郁闷,为散心,闲暇之时来到琅琊山赏景,结识了琅琊寺住持智仙和尚,双方交谈甚为投机,很快成为知音。智仙和尚在山麓建了一个亭子供欧公歇脚,并请欧公题名,欧公欣然挥笔,写下了千古传诵的名篇《醉翁亭记》,醉翁亭因此而名满天下。自此,欧公常来醉翁亭与众宾客一边赏景游乐,一边饮酒阔论,山水之美让他陶醉,滁人之情让他快乐。《醉翁亭记》中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”、“人知从太守游而乐,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 ”正是欧阳修表现出的这种高雅情怀受到了后世的景仰而流芳百世。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  这些石凳石桌,不知是否见证了欧阳修所说“负者歌于途,行者休于树,前者呼,后者应,伛偻提携,往来而不绝者,滁人游也。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 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  古泉,应该指的是酿泉。欧阳修在《醉翁亭记》中说:“酿泉为酒,泉香而酒洌”,正是欧阳修《醉翁亭记》里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绝妙注释,和范仲淹一样,欧阳修是一个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杰出政治家。他这篇四百字的《醉翁亭记》,虽用绝大部分篇幅写景,描绘日出林霏开,云归岩穴暝,野芳发而幽香,佳木秀而繁阴,朝而往,暮而归,四时之景不同等等,“山水之乐,得之心而寓之酒也,醉能同其乐,醒能述以文,”然而一笔荡开,说出千古绝唱的却是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”这样超然物外的旷世佳句。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  相传此梅系欧阳修任滁州太守时所植,世称“欧梅”。据旧《滁州志》(清 康熙)载:“旧有欧公手植,己委兹。盖后人补种,以资点缀。”此株古梅为萌孽再生,树高7米,离地面60~70厘米便开始分成四枝。四枝干粗均有70多厘米,苍颜多瘢。虽经几百年风霜雨雪,仍然枝茁叶茂,清香不绝。
    
这株古梅品种稀有,花期不抢腊梅之先,也不与春梅争艳,独伴杏花开放,故名曰“杏梅”。清顺治九年督学使李祟阳看到这株梅花后,盛赞它犹如古代的巢父和许由,不慕名于朝,不争利于市,于是在保护欧梅的梅台壁上,题篆“花中巢许”石碑。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 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       醉翁亭西约300米,有一同乐园,是借欧阳修《醉翁亭记》“醉能同其乐”意境的新建院落。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 同乐园有《同乐园记》石碑一通,著述同乐园建园由来,其描绘意境再现了当年欧阳公率众“宴酣之乐,非丝非竹,射者中,弈者胜,觥筹交错,起坐而喧哗者,众宾欢也。同乐场面,碑文文字优美,特抄录于下,以飨读者:
   同乐园记

醉翁亭西,逾两百米,有陡壁耸立,幽谷窈然,酿泉流经其下,丰山雄踞其前。林木蓊郁,泉水潺潺,宛若深闺处子,天然璞玉,诚世人未识之绝佳景点耳。取欧阳公“醉能同其乐,醒能述以文”之雅义,遂建同乐园于谷中。

同乐园者,盖雅俗共赏,少长咸集,党政军民学,东西南北中,俱可同乐之谓也。东西两院,临山面水,风景壮丽。陡峭石壁之下,曲池如削,碧水似镜,悬泉瀑布,飞漱其间。乃建面水轩,观瀑亭于其上。临池观鱼,登亭赏瀑,山水之乐,悉寓于兹矣。尤为引人瞩目者,碑刻林立镶嵌于粉壁素窗之中,真草隶篆之《醉翁亭记》弥足珍贵,令人叹为观止。琴室操琴,画廊赏画,棋馆弈棋,冶性怡情,流连忘返,不亦乐乎。

工程始于丁丑芳春,竣于戌寅暮冬,历时两载。筹划者琅琊山管理处也,建筑设计者金陵潘谷西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白运河撰
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         园内削山成壁,满目是名家摩崖石刻,龙飞凤舞,字字珠玑。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        园内欧阳公馆有欧阳修的塑像,塑像身后巨幅苏轼楷书的欧阳公千古文章《醉翁亭记》全文:

        环滁皆山也。其西南诸峰,林壑尤美,望之蔚然而深秀者,琅琊也。山行六七里,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,酿泉也。峰回路转,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,醉翁亭也。作亭者谁?山之僧智仙也。名之者谁?太守自谓也。太守与客来饮于此,饮少辄醉,而年又最高,故自号曰醉翁也。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。山水之乐,得之心而寓之酒也。
       若夫日出而林霏开,云归而岩穴暝,晦明变化者,山间之朝暮也。野芳发而幽香,佳木秀而繁阴,风霜高洁,水落而石出者,山间之四时也。朝而往,暮而归,四时之景不同,而乐亦无穷也。

       至于负者歌于途,行者休于树,前者呼,后者应,伛偻提携,往来而不绝者,滁人游也。临溪而渔,溪深而鱼肥。酿泉为酒,泉香而酒洌;山肴野蔌,杂然而前陈者,太守宴也。宴酣之乐,非丝非竹,射者中,弈者胜,觥筹交错,起坐而喧哗者,众宾欢也。苍颜白发,颓然乎其间者,太守醉也。
      已而夕阳在山,人影散乱,太守归而宾客从也。树林阴翳,鸣声上下,游人去而禽鸟乐也。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,而不知人之乐;人知从太守游而乐,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。醉能同其乐,醒能述以文者,太守也。太守谓谁?庐陵欧阳修也。

     两边有对联赫然:一代文宗建名亭撰名文流芳百世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两番宰辅树正气立正义旷典千秋
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
自驾游之滁州琅琊山 - 和尘 - 和尘的博客
          无论是犹闻酒香、意不在酒还是书酒风流,都难以表达出欧阳公醉翁之意,他说“酿泉为酒,泉香而酒洌”,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。山水之乐,得之心而寓之酒也”,是山水美景陶醉了欧阳公,所以他才一醉千年,他的风雅与山河同在,日月同辉!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